韓國傳統飲食文化(2)

也談韓國的狗肉風俗 개장국 dog-meat soup

前些時候家罷要我猜,英國人覺得世界上最噁心的食物是什麼?ㄟ一……突然我的腦子就停格在吃蟲吃蛹的這種圖像之間,但自覺深受尊重異文化薰陶的我遲疑很久沒給答案,於是家罷說是「豬血糕」。什麼!!...再說一遍,豬血糕!?...怎麼可能...,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該怎麼樣反應,只是下意識的覺得挖哩咧這些奇怪的英國人,除了這樣說之外,我不知道還有什麼更貼切的形容詞。

過了幾天把這個告訴老大,她也說怎麼可能,豬血糕那麼好吃,後來老二的反應也是一樣,覺得英國人的答案很奇怪。所以可以想想看,也就是說當我們吃著美味的豬血糕的時候,有些人(一些不同飲食文化地區的人)的感覺,也許就像我們看到別人吃著蟲蟲蛹或蚱蜢一樣。對飲食習俗不同的地區的人來說,很多時候是不能相互理解的,甚至是厭惡的,接著容易產生貶低的心態,嫌惡不能理解的原因多半來自我們對那個地區的自然與人文的陌生,這個陌生,程度輕的時候聳聳肩一笑置之、輕鬆帶過,如「豬血糕」、「吃炸猛」、「吃蟲蛹」;嚴重的話就會引起對立,例如很久以前對韓國社會吃狗肉的事件。

關於韓國社會吃狗肉的討論,這裡並不是要說誰對誰錯,或者是應該這樣,應該那樣,這個網路上已經有很多很多,我比較好奇的是為什麼韓國人會食用狗肉,記得小時候住家附近也常常看到掛有「香肉」燈籠的小吃攤或店鋪,但是不知道在什麼時候,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台灣好像已經變成一個不吃狗肉的社會,也許是我自以為如此,也許是躲在什麼暗巷或偏遠的地方賣,想來要完全絕跡是不可能,但至少沒見過公然販售狗肉的情形。韓國和台灣是兩個發展階段差不多的國家,為什麼韓國沒和台灣一樣,為什麼現在的韓國人食用狗肉會覺得是自然的事?為什麼有市場公開販賣?是不是狗肉與韓國社會有什麼樣的重要關聯?之前網路上說「其實韓國普遍吃狗也不過是近五十年的事」真的是現代才蔚為風潮的嗎?

狗肉在韓國有好幾種稱法개장국、개장/구장(狗醬)、지양탕(地羊湯)、也稱為보신탕(補身湯)。根據1770-9年代的朝鮮書籍『京都雜誌』在伏日(即三伏天)的時節中記載:「狗肉和葱白爛蒸,入雞筍更佳,號狗醬,或作羹,調以番椒屑,澆白飯食之,發汗可以祛暑補虛,按史記秦德公二年初,作伏祠,磔狗四門,以禦蟲災,磔狗即伏日故事,而今俗遂食之」。1776~1840年間寫成的『洌陽歲時記』也在伏日的地方寫到:「烹狗為羹,以助陽,煮豆粥以穰癘」。這兩本書都是描寫十八世紀後半葉時期,朝鮮京城就是現在的漢城首爾Seoul的歲時民俗,從這裡我們可以瞭解,當時的漢城人已經有在三伏天的節日中吃狗肉來養身補氣的風俗。

1849的『東國歲時記』在三伏的篇章內也說:「烹狗和葱爛蒸,名曰狗醬,入雞筍更佳,又作羹,調番椒屑,澆白飯為時食,發汗可以祛暑補虛,市上亦多賣之,按史記秦德公二年初,作伏祠,磔狗四門,以禦蟲災,磔狗即伏日故事,而今俗因為三伏佳饌。」所謂「東國」是指位置在中國東邊的國家,這是古代朝鮮對於自己的稱呼,因此「東國歲時記」記載的就是當時朝鮮國自己的節慶民俗。由此可知,十九世紀上半葉的朝鮮人在三伏日吃狗肉的情形是非常普遍的,看得出也是屬於風俗節慶的食品(即書中所寫的「時食」)之一。

也就是說所謂的補身湯並不是只有京城人吃的補品,而是當時泛國民(韓國人喜歡這樣用,全體國民的意思)整個朝鮮的風俗習慣。如果這是全國性的風俗習慣,那麼產生以此為生計的店鋪或市場,就是極其自然的現象,例如我們在中秋節有吃月餅的風俗,因此市面上出現許多賣月餅的商店一樣,所以書中「市上亦多賣」的記載,不僅告訴我們當時賣狗醬的商家也蠻多的情形,而且也正好讓我們可以回推回去的知道,也就是說間接地證明朝鮮人民普遍接受吃狗肉的行為與心理。另外從這些記載裡,也說明了朝鮮人在伏日吃狗肉的原因主要是為了「發汗,以祛暑補虛」、「以助陽」、「以禦蟲災」,所以狗醬是節氣補身的食品,以及這個風俗習慣的由來是傳自於中國史記秦德公的故事。

對於狗肉有益於健康的記載與如何料理的方法,還有更多的、更早的、以及有名的朝鮮書籍,例如十六世紀的『東醫寶鑑』(許浚1546~1615)、『婦人必知』、十七世紀的『山林經濟』(1643-1715)、『閨壺是議方』(約1670年)、十八世紀的『增補山林經濟』(1766),以及被稱為朝鮮生活百科事典的十九世紀的『林園十六志』(1827)等等都提到,在在佐證了社會食用狗肉的普遍性。

不僅如此,朝鮮中宗29年( 1534) 9月 3日與31年( 1536) 3月 21日 的『朝鮮實錄』中有記載,當時的權臣金安老(ps.有看韓劇「女人天下」的人會非常熟悉他)非常愛吃狗肉,於是李彭壽、陳復昌等人就常用狗灸來諂媚金安老而得到官位。從這裡不僅讓我們更知道韓國人食用狗肉的傳統實在有悠久的歷史,而且從這個記載也知道狗肉食品並不是侷限在庶民階層才食用的低階食物,它可是連高級知識份子的大人物(金安老可是一號權高位重的人物)都在食用的,是足以登大雅之堂的盤中飧。那麼據說金日成用「全狗宴」來招待周恩來的安排,是不是就有了一定的歷史連結了呢。

根據文化演變的定律,能夠傳承這麼久的「東西」,必定跟這個社會的脈動非常緊密,否則早就在演變的過程中因不合時宜而被淡忘甚至淘汰,而如果你也覺得這個邏輯合理的話,我們就能推論韓國人在食用狗肉這件事上,沒有隨著現代社會文化的轉變而轉變,一定不是僅僅只是吃這個重點而已,應該是有什麼樣的理由讓它沒被淘汰或削弱,至於哪是什麼理由,日後有空我們再來追吧。 

 

參考:

1.『韓國民族文化大百科事典』。서울:韓國精神文化研究院。1991

2.  http://100.naver.com/100.nhn?docid=6790

, , ,

sabrinaktt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